风暴中成长:新常态下的半导体业务

  • 2020/06/29 来源:“GLOBALFOUNDRIES”

来源于“GLOBALFOUNDRIES”,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623rygiMySs-dXibX7_OeA

新冠疫情、中美贸易摩擦等一系列全球性外部事件的冲击,凸显了供应链的脆弱:依赖单一供应来源、单一国家、单一供应商等。这为半导体行业敲响了警钟。在SEMICON CHINA 2020 的主题演讲中,格芯亚洲业务发展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Americo Lemos指出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的经营之道,以从容的应对后全球化商业环境下的新问题、新挑战。

演讲内容如下:

尊敬的各位来宾、工程师同仁、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

 

我很高兴能够参加今天的盛会,并且有机会和大家一起交流。显然,在正常情况下,我更愿意亲自前往美丽的上海市和大家见面,我曾在那里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并且结交了很多朋友。但是,大家都知道,我们正处于充满紧张和不确定性的时期。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行业见解、我们所面临的挑战,以及应对这些挑战的措施。我相信,在我讲话结束时,您会认同我的观点,那就是,如果我们的行业和公司要在即将来临的新时代继续茁壮成长,现在就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经营之道,以便应对当前已经出现的挑战,而不是在6个月后,也不是在12个月后才来思考。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的行业经历了一连串的外部事件。这些事件,单独来看显然会给业内带来巨大的挑战。但我相信,我们能够应对,且几乎不会造成持久损害。总的来说,这些事件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也改变着我们的业务。让我说得更具体一点。 这些事件实际上让我们对一些最基本的假设提出质疑,我们的技术行业尤其是半导体产业就是建立在这些假设的基础之上的。这是什么意思呢,让我来介绍一些关键的结构改变,这些改变是由近期一些变化引发的。

 

首先,正如我们最近在行业内看到的那样,我们不能再依靠持续自由和开放的商品贸易。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让企业做好在一个更加分散的世界中运营的准备,而不是像我们过去习惯的那样,在对每个人都开放的全球市场中运营。这也意味着,让一个国家或地区作为关键物资的唯一主要来源不再那么具有商业优势,反倒可能是一种运营弱点。

其次,我们不能再依赖自由和开放的技术跨境流动。因为我们看到知识产权的流动日益受限,一些地方的许可技术也日益受限。

第三,由于相互竞争的创新中心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我们现在有可能面临两个或更多的独立平台,包括5G、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的标准化,这与我们迄今为止所建立的一切(全球性的、开放的标准尺度等)背道而驰。 尽管存在所有这些挑战,但我们也应看到积极的一面。积极一面的出现归功于新应用的驱动。在我刚才提到的领域中,人工智能、5G、汽车、物联网,都发生了变革。此外,就我刚刚谈到的那些限制,如果我们去适应它们,就会产生大量的创新。

 

本地问题需要本地的解决方案。解决亚洲本地问题所需的创新与欧美或非洲其他地方所需的创新是不同的。因此,它为我们行业促进创新打开了大门。最终,我们的晶圆业务是真正的关键环节,促使创新成果能够更快速、更经济、更灵活地推向市场。为了应对这种完全不同的新常态,除开其他考虑因素,我们所面临的地缘政治挑战意味着,现在到了重新思考我们经营之道的时候了。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和技术趋势在这里并非唯一起作用的因素。行业趋势也让我们清醒地面对现实。去年12月,我们还能够自由旅行。当时我本人还在中国出差。但COVID-19疫情凸显了我们供应链的脆弱:依赖单一供应来源、单一国家、单一供应商,在某些情况下还依赖单一生产设施。正如我们今天看到的,人的流动不会再是理所当然。这是对我们敲响的最响亮的警钟。也许这在半导体行业历史中尚属首次:我们再也不能再想当然地认为,在单一地点生产产品所带来的成本有效性比规避由此带来的风险更重要。事实上,这种做法的风险正与日俱增。现在,这种关于效率与安全的对话也成为许多公司董事会的话题。重要性大家一目了然。所有这一切都清楚地表明,正如我所说的,现在是重新思考我们经营之道的时候,是适应完全不同的新常态的时候了。

 

这一切对格芯意味着什么?我们需要从格芯的一小段历史讲起。格芯成立于11年前,自AMD分拆出来,稳步发展,后收购了新加坡的特许半导体。再后来收购了美国IBM的微电子业务,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纯晶圆代工厂,我们是一家私有公司。我们的股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主权投资基金Mubadala。因此,您可以看到,我们是一家真正的全球性公司。股东在阿联酋,业务遍及全世界。我们的口号是打造“全球晶圆厂”。但在那时,这句口号并没有多大意义。它并没有真正引起共鸣。但我们目标清晰,并始终坚持。长话短说,很快到了2019年,在不同国家开展运营的想法变得很重要。政府开始实施一些政策,这些政策不仅与国家安全有关,也与经济原因有关。并且制定半导体需要在每个国家本土化,或者必须使供应链本地化的政策。我们开始看到我们全球业务的价值,客户开始认识到全球分散运营的重要价值。

 

2020年,出现了COVID-19疫情。其后果,对行业的影响,如大家所知,现在不仅是政府看到了供应链中断和风险,而且整个行业都是如此。为何目前单点供货模式频频出现问题?为什么当前单点供应链模式会出问题?大家过于关注供应链的集中。供应链成为了一个问题。而供应安全成为行业所面临的关键问题。

 

在格芯,我们的运营范围覆盖全球,这一曾被视为“锦上添花”的优点现成为了我们客户的一大关键优势。格芯是在三个大洲都拥有大规模生产设施的纯业务全球性晶圆代工厂,能够无缝地在各厂部署技术,并利用其多地运营的优势减小供应风险。我们的公司的地域部署不只是围绕着三个大型晶圆厂,也与技术部署紧密相关。我们在美国和欧洲(德雷斯顿)设有晶圆厂,我们在亚洲的新加坡也有晶圆厂,这让我们能够覆盖三大洲,一个非常广泛的地理空间。除此之外,不只是晶圆厂,还有技术。我们能够在这些晶圆厂中部署技术,使客户能够灵活选择并降低供应风险。我们能够为一些客户设计并能在两个不同的大洲进行制造。

例如,我们在新加坡和德累斯顿都可以生产40nm NVM工艺,从而减少风险并且降低推出产品的研发成本。这都归功于我们的全球运营方式。再比如我们的55nm BCDLite技术,也是在新加坡和德累斯顿均有部署。 这是一项55nm BCD技术,专为高密度数字、高性能模拟和电源功能定制,全部集成到单个芯片上。无论是在技术创新还是供应灵活性方面,40nm和55nm这两个平台都体现了格芯的技术差异化。当然,格芯的RF技术久负盛名。

8SW是我们广受欢迎的RF前端模块解决方案。这种解决方案同样也部署在我们美国和新加坡的晶圆厂。我们有不少大客户利用这些设备与设施来确保供应链的安全。 我们在亚洲的一些客户更喜欢在新加坡生产,美国的一些客户虽然更偏好在美国生产,但如果他们知道这一方案可以在多个不同地点进行部署从而降低风险,确保市场供应,便会感到安心。

半导体行业若要兴盛,我们都知道,那就需要畅通无阻地进入所有市场。中国市场也不例外。公司保护技术的最佳方式不是禁止公司在世界各地以产品的形式销售这项技术,而是保持竞争优势,持续创新。 

 

在格芯,我们一方面通过自己的全球性制造服务基础设施不断创新,同时又制定本地战略,以差异化解决方案满足客户需求。我前面说过,以分裂为特征的大环境需要本地解决方案来解决本地的问题。而我们领先一步。我们还不断扩大我们全球的生态系统伙伴关系。在中国,包括开发本地IP、设计领域的创新,以及帮助客户缩短设计周期的能力建设。因此,介绍完格芯以及我们的全球布局——在美国、欧洲和亚洲都设有晶圆厂, 接下来,让我来讲讲我们的行业。

 

世界经济估值85万亿美元,至少在COVID疫情之前是这个数值。这85万亿美元基本上有2万亿美元是电子行业所贡献的,其中4750亿美元是来自我们所在的半导体行业。而在半导体行业中,我们估计约650亿美元来自为无晶圆厂或IDM提供代工服务的晶圆厂。在这价值650亿美元的行业中,格芯专注于市场的特殊工艺领域,这块应该覆盖75%左右的代工市场。 但是85%的晶圆代工行业实际上主要由5家晶圆厂提供服务。全球有五家大规模晶圆厂,格芯就是其中一家。因此,我们是特殊工艺半导体代工厂,这一市场占据了75%左右的代工市场。我们了解,我们所放弃的25%市场遵循摩尔定律并将演进至个位数纳米工艺,为某些特定应用提供服务。但是,广阔的半导体市场中越来越多的行业增长,比如5G、物联网、边缘AI、自动驾驶等是来自我们所在的这75%的市场中。

 

为什么特殊工艺技术越来越重要?因为行业需要这些先进节点的替代方案。目前,开发个位数纳米技术、并将其投产,推动无晶圆厂在这些技术基础上做芯片设计、以及IP等,成本极其高昂。对于如此小的市场份额,制造成本越来越高昂得令人望而却步。无论数字化速度和性能如何,都无法支撑这种成本。这就是摩尔定律见证的发展历程,正如在座大多数人在过去15年所熟知的那样。 今天,我们说代工厂的市场规模有25%属于领先工艺。10到15年前,约有60-70%。那时候,每个人都在进行节点微缩,构建平台,迁移到下一节点。

如今,客户和应用越来越不依赖于使用更小的节点。他们可以与我们或其他代工厂合作,在现有节点上继续创造价值和进行创新,在IP层面,在半导体产品层面,也在系统层面。

 

那么特殊工艺是什么?比如说,您需要高电压来对电池、AMOLED的显示驱动器进行电源管理;您希望将RF连接与数字处理相集成;您希望对图像传感器进行边缘计算和实现人工智能,无需将数据发送到云端进行处理。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特殊工艺半导体代工厂最擅长的领域。

 

下面我通过其中几点来加以说明。我也会谈谈格芯为服务客户做好了充分准备,并使这些趋势真正获得成功。 

先来看看5G。5G不仅仅是从4G演变而来的超高带宽、低延迟网络。它实际上是通信技术方面的一场真正的变革。借助5G,我们将实现新应用、新用例、新功能,在某些情况下,产生新的计算架构。这种变革也为新一代器件和半导体产品创造机会。

格芯处于5G技术的前沿,为客户提供独特的平台解决方案。我们在5G手机领域占据强势地位。我甚至能自信地说“没有格芯,就没有5G”。我们有8SW、45RFSOI和22FDX技术,而且只有格芯能够提供这些技术。客户无论规模大小,均可签约使用这些平台进行设计,并在我们全球不同地区的工厂进行生产。例如,针对sub 6GHz RF FEM的8SW,对客户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对于毫米波技术,我们有45RFSOI或22FDX,45RFSOI支持更高的功率,22FDX为5G客户提供更高的RF集成度。在今天的5G手机中,我们采用大量芯片来实现这些特殊功能。从蜂窝和WiFi前端,到NFC,再到电源管理和音频设备。均需要我们特殊工艺半导体代工厂。芯片总面积比使用个位数节点技术的应用处理器面积要大。有些业内人士倾向于说,必须要有个位数纳米技术。所以我问一个问题,哪个更重要?是采用先进制程制造应用处理器重要,还是能够实现所有这些功能重要?对于制造手机而言这两方面都是必需的,这样才能制造出令客户满意的手机。

 

第二个市场,我想讲讲物联网。物联网终于成为现实。我们很多人都在身上佩戴设备。接下来就会扩大到我们的家庭、城市,我们的后院、农村以及工厂。格芯提供的22FDX解决方案是适合物联网的最优技术之一。它的有源/漏电功耗非常低。事实上,最近有客户反馈说,功耗节省十分出色。此外,我们还在解决方案中实现了RF的功能以及eMRAM。

因此,客户可以开发复杂的集成式物联网同时实现连接与安全。

 

我想讨论的第三个市场是边缘AI和云计算。因为在格芯,我们制造并设计端到端计算解决方案。世界无线连接的核心、5G回程、与数据中心的互联,以及人工智能的作用,通过将处理推送到网络边缘,完全重新定义网络架构。 格芯提供将实现和增强基础架构的技术。

我们拥有硅光技术,可以加快数据中心的互联。在计算处理方面,我们提供我们最先进的技术12LP+,以及低压自定义SRAM,以采用下一代亚纳米技术减少2倍功耗的情况下来实现AI应用。大家都知道功耗对高性能计算有多么重要。我们的工作是降低功耗,同时为客户提供高性能。这些技术趋势各自都代表一种演进。但这些趋势结合起来,相互协作,将推动应用的不断重建,从而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必须开发更贴近市场的产品。我们还必须在尽可能接近使用点的地方生产产品。

 

格芯是唯一的全球性特殊工艺晶圆厂,业务持续性现在是每家公司的重中之重。展望未来,业务持续性要求在世界多个地区具有弹性供应链,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在格芯,我们为客户打造了全球化的特殊工艺半导体代工厂。客户需要什么?他们需要能帮助其免受在长途运输中可能造成供货中断的合作伙伴。正如我们看到的近期疫情的影响。客户需要了解市场具体要求和挑战,并投资提供本地化市场解决方案的合作伙伴。所以,格芯的业务部门深入了解客户需求,并由此来确定市场战略。因此,我们彼此理解,沟通顺畅。我们根据客户需求来调整研发和产能。客户要寻找的就是格芯这样的合作伙伴,既能够从生产地点布局的角度,又能够从供应链和IP生态系统的角度来增强供应链的适应能力。我们拥有全球性的IP生态系统,我们的客户在中国、在海外都能利用这个生态系统。格芯是业务遍及三大洲的全球特殊工艺半导体代工厂。如前所述,有些客户已经将一些器件的生产放在三个不同的地点了。

我们先进的制造厂采用了SMART制造技术,采用5G连接做工厂自动化的、用AI处理做数据分析,甚至是用AR技术做设备维护。这些可以确保尽可能减少设施和生产中断。在最近的Covid-19疫情期间,尽管有很多企业关闭,但我们全球所有的制造厂都保持着较高的晶圆出货量,并严格遵守相关政府的保持社交距离、隔离、居家远程办公等规定。作为全球企业,我们遵守所有这些法规,世界各地的劳动法,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边境法等。我们的全球化布局让我们有足够的经验能够在这一艰难的时期积蓄力量,在下一阶段更好地服务于客户。我们帮助客户提供对抗击疫情和保持经济运行至关重要的产品,为此我们深感自豪。例如,医护人员和急救人员使用的设备,以及帮助人们在家远程工作和实现无接触支付的各种硬件。我们都希望命运站在自己这一边。,我们期待分享我们的经验和专长,帮助您在新常态下建立更强大的业务。在为此努力的过程中,我们最关注的是中国的创新者。

 

承诺。格芯去年庆祝了公司成立10周年。我们已扎根中国10周年了。我们在中国的核心工作是我们的研发项目,不仅在我们的实验室进行,也在我们客户和合作伙伴的实验室进行,在那里我们寻求最佳工艺、优化的设计和理想技术。我们在中国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网络。值得注意的是该地区的两个生态系统合作伙伴芯原微和芯动科技。二者在格芯差异化技术方面都有大量复杂的IP,如22FDX和12FF。当然,由于我们的业务覆盖全球,中国客户也可以利用我们在美国和欧洲的全球合作伙伴体系,为中国的终端应用开发特定产品。

我来举个例子。SiFive是我们在美国的综合RISC-V SoC设计合作伙伴。我们在欧洲的合作伙伴也专业从事RF和模拟/混合信号设计,他们都能够为我们的中国客户提供支持。

这些合作伙伴认可我们的工程专长。也认可我们能够为中国本土和世界各地市场的客户提供服务。中国客户知道,他们能够信赖我们与其开展业务,我们将利用庞大的全球设计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网络,帮助他们在国内实现全球增长。随着中国引领世界经济从COVID-19疫情中复苏,创新型中国企业只要准备好重新思考自己的经营方式,迎接全然不同的新常态所带来的机遇,就有可能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大步飞跃,抢占广阔的市场。在全球化已经成为过去的背景下,运营全球业务面临重重挑战。而格芯的架构与全球化布局能够妥善应对这一挑战。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使我们能够在COVID-19疫情期间保持稳定,甚至实现增长。我们的所有权由穆巴达拉全资持有。穆巴达拉是来自阿联酋的长期战略投资者,他们与我们愿景一致,确保我们能够更灵活地应对长期挑战和机遇。再加上我们的全球运营,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创新服务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了灵活而富有弹性的制造能力,以及比传统产品更具差异化的技术之路。

 

我谨代表格芯领导层,在此承诺:我们将在中国发挥积极作用,进行优质投资,支持创新,提供共同发展的机会,携手开拓未来新市场。我们的价值观很简单:让中国创新在全球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如果我们还没有聊过,而您已经准备好重新思考经营之道,积极应对这种全然不同的新常态,那么是时候让我们好好交流一下了。作为企业,我们更有责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提供解决方案来应对当前挑战,帮助防止诸如气候变化等问题。我们唯有团结起来,再接再励,有所作为,才能完成这一重要使命。因此,我们希望您重新思考您的经营之道。我们期待与各位携手,“携手共进,积极向上,履行承诺”,迎接新常态下的新挑战。

 

非常感谢。祝大家观展愉快。